您的位置:主页 > 新闻公告 > 希望杯新闻 >

原创:海南省海口市:暗访补课一条街 出入需经

原创:海南省海口市:暗访补课一条街 出入需经
    内容摘要:
    【内容摘要:2009年教育工作会上,省教育厅厅长胡光辉痛斥教师有偿补课行为,表示我省今年将重点抓好师风师德建设,增强教师的责任感和使命感。琼海市教育局专门下发《关于严禁中小学教师有偿补课的通知》,严】
    正文:
  2009年教育工作会上,省教育厅厅长胡光辉痛斥教师有偿补课行为,表示我省今年将重点抓好师风师德建设,增强教师的责任感和使命感。琼海市教育局专门下发《关于严禁中小学教师有偿补课的通知》,严禁学校、教师举办或与社会办学机构合作举办向学生收费的各种培训班、补习班、提高班等有偿培训。一经查实,教师当年度考核不评定等次,不能评职称,不发放绩效工资并调整工作单位,造成严重影响的按有关规定从重给予行政处分或解聘。
  
  记者针对收费补课现象进行了为期数日的暗访调查。
  
  记者暗访
  
  一条狗、三道门,确认身份才能进入
  
  晚7时,记者来到位于海口琼山区新兴路的一家茶馆,和之前联系好的知情人见面。在知情人的带领下记者来到新兴路一栋民宅边。“这个时间正好,学生们正陆续出门补课了,老师也马上会从家里出来经过这里去补课。”记者在路边看到,三五成群的学生身着校服,背着书包往补课的地点赶。
  
  知情人一边向记者介绍情况,一边将手指向昏暗的新兴路给记者指认补课的老师。“那个就是学校的老师,教语文的,今天晚上就是她给学生上课。”顺着家长所指方向,记者看到一个年龄30多岁戴着眼睛的女士脚步匆匆地走过来,该女士显得十分警惕,边走边向四周观望,顺着学生流很快地走进了一家围着两米多高的围墙、四周铁门紧锁的三层楼民宅。“该民宅就是这条街上规模较大的补课场所之一。”记者观察,该民宅外面围着一圈2米多高的院墙,院墙上用帆布将院子遮住,从外面看不到具体的门牌号码。
  
   7点20分,距离补课时间还有10分钟,记者跟随几个前来补课的小学生悄悄靠近这家民宅。补课的学生轻轻敲门后,院内出来一个男子四处张望一下,确认学生的身份后把门打开一个小缝供学生进入。学生进门以后,中年男子马上“咣”的一声死死地把正门锁住。守门的中年男子非常警觉,一旦发现有陌生人在补课民宅周边活动,马上就紧锁大门,许多补课学生到大门口发现正门被锁后,会心照不宣地从后门进去。
  
  记者在院子门口观察,该补课民宅一共有三道门,只要有人从院子旁边经过,院内就会传来一条狗的叫声。由于还没有到上课时间,不少学生在院内玩耍,记者在离院子5米开外的地方就能听到很多小学生的争吵和嬉戏声。
  
  民宅楼上、院子外面,安排有专人巡逻
  
  晚上7时30分,补课正式开始,吵闹的民宅里恢复了平静。记者环望民宅四周,想找一个高一点的地方透过高墙观察院内的动静。“他们都是邻居相互照应,不仅不会帮你,还会告诉给学校的老师。”知情人对记者说,这个补课点的民宅靠租教室赚钱,“有什么风吹草动他们都会相互隐瞒。”
  
  记者小心翼翼地绕到民宅后门,透过狭小的门缝看到,民宅里的房屋被设计成教室的样子,学生整齐地坐在课桌前拿着书本听老师讲解,和普通的小学教室没有区别。在采访的过程中,记者发现住宅楼上有一名中年女子在二楼的走廊上来回巡查,而民宅的外面一个60多岁的老人也总是用警惕的眼神打量着民宅周围走动的人,记者几次走近院子,都受到老人的盘问。
  
  在学生补课的时间里,记者还在家长的带领下到了其他两个补课点进行暗访。在一栋居民楼的二楼,记者看到一户人家厚厚的防盗门外摆放着很多双小学生穿的鞋子,外面的窗户上挡着窗帘。而在另外一栋民宅的三楼,记者也看到数十名学生在补课。“他们补课都是很隐蔽的,都不会让你明着看到的,而且一旦有什么风声就立马撤退。”知情人告诉记者,这些老师都是常年从事课外补课,已经“身经百战”,不会轻易暴露目标。
  
  学生家长接到秘密通知纷纷散去
  
   8时30分,记者再次回到第一个补课点民宅外的楼下继续蹲守。原来在二楼巡查的那名中年妇女下楼从后门绕出来,从记者面前经过,并格外留意记者。不到一分钟时间,原本喧闹的民宅突然安静下来。记者分析,该女子可能发现记者暗访,随即拨打电话通知了补课老师。
  
  民宅安静了大概近20分钟后,隐约可以听到一些学生轻微说话的声音。接近9点钟的时候,补课孩子的家长陆续骑着摩托和电动车来接自己的小孩,该民宅门口挤了很多家长。记者了解到,9点是学生补课结束的时间,但当日老师并没有按时下课。过了5分钟左右,很多接孩子的家长有点等不住了,就敲门和院里面的人交涉,在接到院内人的通知后,孩子也不接就迅速离去。到9点15分的时候,补课点门前就只剩下记者。
  
  补课老师布置学生开始“突围”
  
   9时30分左右,一名骑摩托车的中年男子突然将车开到记者面前开始给补课的老师“说情”,“你们做记者的不要太认真啦”,“看见了就当没看见好了”,“谁都不容易啊”,该男子一再恳请记者不要报道,被记者婉言拒绝。
  
   9时55分,补课住宅里突然把所有的灯都熄灭了,5分钟后,离记者距离相对较远的一个门突然打开,六七十名小学生背着书包疯狂地朝记者相反的方向拼命逃跑,几个男生一边跑还一边回头对记者指点。
  
  昨日,记者再次通过补课学生的家长了解到,“晚上下课后,孩子回来说老师在教室里告诉所有的学生记者来了,先不要动,你们出去之后看见陌生人不要说话,要是有人问你们补没补课,你们就说补了但没交钱。”
  
  知情者称
  
  不足1500米的路段隐藏9个补课点
  
  昨日,记者再次来到了新兴路,据了解,该路段老师租房补课的现象非常普遍。从2007年开始,附近小学的老师为掩人耳目陆续在新兴路租民房,组织学生晚上或者周末补课。据知情者称,新兴路全长不到1500米,两边民宅内就隐藏了9个补课点。两年时间内新兴路发展成为名副其实的“补课一条街”。
  
  记者采访新兴路周边居民了解到,在新兴路租房补课的几乎全都是琼山五小的老师。老师们每个月以400元到500元不等的租金租下民房,周一到周四组织学生晚上补课。记者从学生家长处得知,学生补课主要集中在语文、数学和英语这三门。补课费标准是语文、数学每科每月100元到120元不等,英语是每学期300元,周末补课。
  
   “一到晚上,这一条路上到处都是学生,大概有300到400个左右,主要是琼山五小的学生,全都是来补课的。”新兴路一位居民向记者反映,一般情况都是哪个班的老师给哪个班的学生补。据了解,四年级到六年级学生参加补课的最多。
  
  记者调查了解到,琼山五小四到六年级有些班级大概有一半的学生在新兴路补课,学生每个月的补课费用在200到300元左右。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补课老师每月大概有3000元左右的收入,有的老师补课收入甚至比工资收入还高。
  
  在补课老师的收入颇丰的同时,不少家长反映不堪重负。一位学生家长说:“一般家庭就很难负担得起,我家两个小孩都在同一所学校上学,如果两个都补课的话,每个月就要600元左右,我的收入低,所以只能让一个孩子补课。”
  
  琼山区教科局:
  
  一经查实严肃处理
  
  昨日记者就琼山区小学课后乱补课问题采访了海口市琼山区教育局洪局长。洪局长介绍,琼山区教育局对禁止在职教师有偿补课的问题已经是三令五申,教育局一经发现一定会对补课教师进行严惩。
  
  本学期开学之初,琼山区教科局就专门强调禁止在职教师有偿补课,并展开相关检查行动。洪局长表示,他们将根据记者提供的线索加大力度对这种现象进行严肃查处。
  
   ■记者手记
  
  变味的“补课”
  
  补课,曾经是个充满温情的词语。在《现代汉语词典》中,对补课,是这样定义的:补课,补学或补教所缺的功课。早年的优秀教师材料中,常有“放弃休息时间给学生补课。”但现在,很多家长对补课二字头疼不已,是谁让补课变了味?
  
  教育厅厅长在年度工作会议上痛斥,在职教师有偿补课屡禁不止,可一些老师们仍在紧锣密鼓地准备着补课的内容。为了规避检查,老师们补课的地点越来越隐蔽,说法越来越含蓄,但始终脱离不了对象就是自己的学生,为了补课,老师耗费了大量的精力和时间,备课量和批改作业量也增大了许多,教学方法变得简单了,教学水平也下降了。特别是有个别教师在校外高额收费补课,甚至把知识中的关键点在课堂上隐去不讲,强迫学生去校外补课点补课,严重败坏了教师形象。同时,补课也加重了家长的负担。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很多家长因为各种原因不愿意透露补课的相关情况。也有家长直言,自己没有能力辅导孩子,课余时间交给老师来管理,“更放心”,当然老师收费也是情理之中,毕竟付出了劳动和时间,天下哪有免费的午餐。也有家长主动要求老师补课,当然,是不是所有的家长都自愿,其实不言而喻。倘若都是自愿的话,教育主管部门和媒体怎么能三番五次地收到家长的举报电话呢?千万别让早先温情的补课变了味,成了妖魔。

备注:本文章为原创文章,版权属于原创作者,如需要请联系原创作者。
主办单位:《数理天地》杂志社、华罗庚实验室、北京丘衡科技开发中心
联系电话:010-69795937-4 邮箱:office@hopecup.org 竞赛活动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赛题相关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购书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